单身不是病!质数女孩贝莉追求幸福也享受孤独的八百天

单身不是病!质数女孩贝莉追求幸福也享受孤独的八百天

两年多前,我跟以结婚为前提的男友分手了。跟他,是百分之百一见锺情。当时与同居男友分手约月余。终日如行尸走肉,以泪洗面、不想吃饭,体重直落。那时我连出门有男生跟我搭讪都面无表情,朋友深怕我在灵魂抽空的状态下,会莫名被带走,总是盯住、制止他们,彷彿我是无行为能力的病人。平日喜爱素颜的我,却老是化着精緻地妆,踩着高跟鞋,想要证明我很好、真的很好。

但我好吗?

我烂透了。

后来在出版社上班前七天,我遇到了「他」,刚开始还在情伤中的我始终抗拒。但对我一见锺情的他,每天在网路上敲我,跟我聊天、想要认识我,我拒绝跟他说话,他就传讯息给我。我因为情伤过度把脸书所有跟男友有关的回忆,一丝不留的全都删光,所以他觉得我很神祕。他的热情感染了我,我都忘了女人被男人殷勤追求跟呵护是这种感觉。毕竟我跟同居恋人是从好友开始交往,虽然彼此有些动人故事,我们也替对方做了很多。只是最后终究剩下感情,没有男女激情。

当我们述说着对彼此没有恋爱感时,我彷彿失去身为女人的能力。

所以,我很快的恋爱了。我还记得那天月亮好美,我们坐在海边聊天,从赏月到日出。

我们去阜杭豆浆吃早餐。每天交换彼此的故事,永不停息。

七天后,我们交往了。

我们会在家听着爵士乐跳舞、他陪我去台南台中的签书会顺便小旅行,每天会一起吃中饭再送我去上班,他还会在我工作时偷画我。

虽偶尔会吵架,但也算神仙眷侣的生活。我们聊着是否要结婚,约好了相恋半年后,若还是这幺合拍就结婚吧!

然后,他去中国大陆工作一个多月,中间我碰到了些事。

家里出了问题、工作有些压力;我有时跟朋友出去喝酒让他不开心,我的家族旅行让我歇斯底里。

因此⋯⋯我们出现裂痕,我觉得他没这幺了解我。至少没我的好朋友们这幺了解我。我心想既然你希望我的世界只有你,就不要这幺随意来去。

总之,我发狂了,我拿过去跟未来比较,我没走出前段,就卡在现在这段。

然后,我们分手了。

分手时,我正在编艾莉的书《爱、不爱都有病》,当时看着爱情里的几种病徵,细想着我自己。

于是我决定好好单身一阵子,刚开始还碰过不错男孩让我犹豫,咬牙拒绝。谁知⋯⋯定志向后,一单身就单了两年余。

三十多岁的单身两年,比起二十几岁的两年,更为告急。想要结婚生子的女性,会感受到卵子危机。

可事情就这样发生了,日子就这样夯不啷噹的过去。

其中我经历了试图挽回男友失败、躁郁症发作、跟父亲分手,新旧好友的洗牌,工作创作上的低潮跟冲突。有些类约会,还有几次没火花的相遇。

有快乐、有埋怨,有悲伤。直到某天发现,唐立淇老师跟苏珊米勒的星座分析都说,这两年多土星停留在巨蟹的真爱宫。所以恋爱会受困,不然就是不来电。迷信如我定神一看,开始日期正是我分手当下,吓得我肃然起敬。

提笔当下,土星已经远离。真爱是否出现还没定论。可却写了本《单身病》。有位好友看了抗议说:「单身不是病啊!」我笑言:「有病的向来比较有趣喔!」

单身究竟是不是病呢?

我想,这书名更贴近在单身的过程里,我如何去发掘我的「心病」。

本书收录了单身两年余的心情散文。通篇都用「我」来叙述,是继《我亲爱的台北》后,另本毫无隐瞒的诚实心境。

曾经,我很痛恨单身这幺久。毕竟单身时间根本打破了我二十五岁到二十八岁的纪录,更何况二十几岁当时,我还有心仪男子,只是不得其心。

如今,我却挺感谢这个漫长的「单身病」。

它让我更面对自己,也更喜欢自己的不完美。

于是,我可以大声这幺说:「我的三十五岁,比起我的二十五岁,更自在、更可爱。」

也谢谢这「单身病」,让我这八百多天里,有了更多美丽的相遇。

◎本文摘自《单身病》,立即前往试读

《单身病》 from Readmoo电子书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Chryssa Kotsanidou

上一篇: 下一篇: